嫦夙突然丢出这句话,让连门那张原本淡漠的脸上生出了一丝柔和的线条。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既没答应,也没拒绝。

      嫦夙继续说道:“你方才说过,若我赢了,你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我的条件只有一个,就是想知道他们两人的下落。”

      连门不动声色,只见他慢悠悠地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沉吟道:“赌约自然是有效的。不过,我要提醒你,我在这世上活了一千年,与他人打赌从未输过。”

      嫦夙在心里琢磨着,这医圣明显是在向她显示过往打赌的辉煌经历。莫非在人界打赌还要提前预报自己的实力她才十二岁,自然不清楚一千年没输过是什么概念。不过她也开始努力回忆着自己这十多年来与虎娘和凤瓴的打赌经验,直到她确定自己没有输过,才挺起胸膛说道:“我虽年幼,不过他人与我打赌,也未曾赢过我。”

      “哈哈哈有趣丫头,你小小年纪,却有一股旁人没有的傲气,我倒是越发喜欢你了。”连门活了一千年,还没见过任何人敢在他面前如此狂妄放肆,眼前这个小丫头,确实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傲气。

      嫦夙并没理会连门流露出来的赞赏之意,她开门见山道:“我们赌什么”

      连门顿了顿,说道:“方才我提出打赌只是一时兴起,至于赌什么,要看我的心情。”他扫了一眼杯中的茶水,心中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就赌这杯中茶吧。”

      嫦夙问道:“怎么个赌法”

      连门把玩着手中的茶杯,说道:“若是与你赌这茶壶中茶叶的数量,未免太过俗气。这杯中茶又是我独门秘制,若与你赌这制茶的方法,也有失公平。所以,我们就赌这茶叶的来源,你若能指出这茶叶出自哪棵茶树,便算你赢,如何”

      “听起来不失公平。”嫦夙之所以觉得公平,是因为无论是猜茶叶的数量还是制茶的方法,她都有作弊的能力。唯独最后一项略有挑战,她虽能感应到茶树的样子,却无法确定茶树的具体方位。所以她才会觉得连门的提议不失公平,至少对他来说比较公平。

      嫦夙作出这样的评价,倒是在连门的意料之外,这丫头确实胆识过人。

      他起身说道:“那就随我来吧”

      嫦夙跟在他身后,发现他走起路来身轻如云,如同踩着一团棉花,不带一丝声响。身后那一头干净整齐的白发,仿佛山间潺潺流动的泉水,随着他的步伐安静地流动着

      他们穿过嫦夙来时的紫色花海,经过一汪青花瓷色的温泉水,跨过三座独木桥,走过一道百米厚的白色迷雾之后,终于来到了连门所说的茶园中。

      把这里形容成一个茶园,显然太过谦虚了。因为这所谓的茶园简直是一片五颜六色的树海。在这里,茶树的数量即便没有十万,恐怕也不会少于八万。而且这些茶树看起来都有些年头了,连最小的茶树都有一个成人那么高。就算此刻指定一棵茶树的位置,让人从这茫茫树海中找出来,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

      这赌约,真的挺公平的,嫦夙在心里由衷地叹道。

      按照常理,面对此景她理应有一种怕输的压力。可她天生乐观自信,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无论如何,这种无条件的自信,让她有一种莫名心安的感觉,仿佛这世上任何事情都在她的掌控中一般。

      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挑战如此高难度的事情。哪怕是输的滋味,她也想尝一尝呢。想到此,她的嘴角不禁上扬起来。

      然而,她的笑在连门眼里,却是另外一种解读苦笑。他看了一眼嫦夙,暗自想道,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公平的赌约了。他从未如此仁慈过,真的

      “你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如果你在一个时辰之内没有找到那棵茶树,或者找错了,就要认赌服输。”连门强调了一遍游戏规则。

      嫦夙却对他笑道:“我若赢了,你可要记得兑现承诺”

      说完,她转身缓缓步入那片茶海,直至完全融入那片五彩斑斓中。连门一时间竟看痴了。为何他会产生一种错觉,她与那片茶海在一瞬间融为了一体,如一幅完美的画作一般,分不清是真实还是虚幻。

      仿佛她天生就属于这里,仿佛她天生就与这世界浑然一体。

      嫦夙初入茶园时,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她自小在天床山长大,相对动物来说,她与植物的关系,其实更为亲密一些。因为植物更为纯净,它们虽然没有动物的情和欲,可它们扎根于大地,吸收天地间最纯净的灵气。所以嫦夙与它们沟通完全没有障碍,甚至可以达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境界。

      此时,她已经完全融入这片茶海,甚至一时忘记了自己到这里来的目的。这些茶树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差别,不过它们与人一样,每一棵都拥有自身独特的气场,树与树之间气场相连,宛若一体。

      嫦夙忍不住闭上眼睛,随着它们散发出来的灵气相舞起来。哪怕她此时只着了一身粗布男装,衣服上甚至还沾满了尘垢,哪怕她如今其貌不扬,也丝毫没有影响这画一般的质感。她就像这个世界的主角,除了她,周围的一切都自动退化成了背景。

      连门又一次看痴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鬼使神差就进来了,他只记得自己在外面一遍又一遍的说服自己,她找不到茶树问题是小,但她若破坏了这里任何一棵他心爱的茶树,就是大事。他是为了保护这些茶树才跟着进来的。

      然而,更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只听见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巨响,随之而来的是一棵通体闪着绿光的茶树从天而降,缓缓落在嫦夙面前,直直地定在地上。嫦夙没有料到会突发这样的变故,她停下舞步,静静地看着眼前这颗绿得发光的茶树。

      虽然她在天床山时常在林间跳舞,有时也会引起一些风吹草动,但也不曾引来过一棵巨树。今日倒是让她开了眼界。

      她仔细端详着眼前这棵巨树。这棵茶树粗壮无比,一看就是一棵千年老树,至少需要三个成人张开双手才能将其全部围住。只是,它好端端的怎会突然拔地而起,飞到天上,又落到她面前呢

      不知为何,嫦夙心中忽然闪过一种熟悉的感觉,她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抚上它的树干。

      顿时,一股醇厚的清香袭来,瞬间渗透到她的鼻腔和舌尖,与她体内的茶香合二为一。

      “这气息与我刚才喝的茶竟一般无二。”嫦夙恍然大悟道。

      茶树全身闪烁着绿光,恭敬地对嫦夙说道:“我是这里的茶树精王,负责管理这片茶园已有两千三百年。刚才感应到姑娘的奇特气场,便生生被你吸引过来。只是今日不知何故,竟无法化成人形。今日以这副模样见人,请姑娘莫见怪”

      嫦夙被它逗笑了:“你这出场方式倒是别具一格。不过,你对我怕是有所误会。我不过是喝了你身上的树叶制成的茶水,身上难免有一些你的气息,兴许是这个原因才把你引来的。”

      茶树精王半信半疑道:“虽说是有些熟悉的味道,可我总觉得是另外一种气息,可一时又想不起来。”

      “不管怎么说,你的出现帮了我一个大忙。”嫦夙拍拍它粗壮的树杆,感激地说道。这时她才发现,连门不知何时已站在自己身后,脸上的颜色并不好看。

      连门在心里纳闷,他在这里活了一千岁,守在这里一千年之久,都不曾见过这样的场面。

      正在这时,嫦夙走到连门面前,指着那棵千年茶树说道:“你的茶叶就出自这棵千年茶树。我可有说错”

      连门不可置信地看着嫦夙,沉声问道:“你究竟是谁”

      天津https:.tetb.

       http://m.xcmxsw.com"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http://m.xcmxsw.com

章节目录

亿年心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溪云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云草并收藏亿年心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