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那么想我脱离咒禁道吗”听到秦和清的呢喃,毒岛冴子饶有兴趣的追问了一句。

    “唔,怎么说呢,你在不在咒禁道,或是在哪个组织中担当什么样的身份其实我并不是特别在意,但前提是我们不会成为敌人,否则你就算是在个不起眼的小组织里,我也会感觉到有些为难。毕竟我们两个真要细算起来的话也算是青梅竹马,而且小时候的感情还挺不错,我无法向对待其他敌人那样,用最冷酷残忍的方式来对付你。”秦和清想了想回答道。

    “看来你很在意我们两个的感情呢。”毒岛冴子笑眯眯的说道。

    “嗯,稍微有点在意。”秦和清也没反驳,点头承认道。

    “那好,那我从咒禁道脱离。”毒岛冴子看了看他,干脆道。

    “哈”这回反到轮到秦和清惊讶了明明之前还那么不愿意,怎么现在就突然放开了呢家人不管了么

    “你不是不希望我留在咒禁道么,那我就脱离好了,反正该学到的也都学到了,就算脱离了,对我来说也没什么损失。”毒岛冴子轻松道。

    “不,不是,你怎么这么轻易就决定了,你家里的情况不顾了吗这么贸然从咒禁道中叛出来,对你们家的道场的经营也很不利吧还有,你的那些欲求怎么办忍着么我可不想你因为这些原因就强迫自己做出改变。何况,我们之间的事情又不是只有你脱离咒禁道才能解决。”秦和清连忙伸手打断毒岛冴子的话语,一脸愕然的看着她质问道。

    “难道你准备加入咒禁道”毒岛冴子反问道。

    “不。”秦和清果断否决道。

    “那还有什么办法”毒岛冴子问道。

    “其实我们可以合作。”秦和清道。

    “合作怎么个合作法”毒岛冴子皱眉,心中隐隐对秦和清的想法有了猜测。并且下一刻,事情也果然如她猜测的那般从秦和清的口中说了出来“由你作为卧底,向我透入有关咒禁道的动向和人员情况,然后我再把它交给对策局,利用对策局的力量打击咒禁道留在岛国境内的力量,直到把他们再次赶出岛国。”

    “当然,出于安全考虑,在行动的过程中,我会特意隐瞒下你的存在和你们毒岛家道场与咒禁道的关系,让你和你家的道场渐渐的从咒禁道的势力中割据出来,恢复成类似我和对策局这种,即合作又保持相对独立的自由状态,来实现我们各自的目标。”

    “想法很好,但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毒岛冴子沉思了须臾微微摇头道。

    “怎么说”秦和清疑惑道。

    “你说,咒禁道回归了这么久,直到咒禁道对各家展开报复行动之前,为什么这么久也没人发现我们的存在是我们咒禁道隐藏的足够深么”毒岛冴子没有直接进行说明,而是就某个被人忽视的问题着重点出道。

    “你是说”秦和清的表情变得若有所思起来。

    “想要改变现状的,可不仅仅只有我们咒禁道,还有一些势力虽然衰败严重,但对未来利益依旧有着强烈渴求的旧阶级团体,以及一些被咒禁道的技术产品所诱惑,渴望恢复青春,获得长久生命的贪婪者,他们才是咒禁道在岛国内横行无忌却又不被轻易抓到的根本所在。”

    “所以想要打击咒禁道不是没有可能,但像你说的那样把咒禁道再次赶出岛国,不把这些人清理干净,或者展现出绝对的压倒性优势,让他们重新改换立场,就算实现了把咒禁道赶出岛国的目标,所获得的成果也注定只是假像,咒禁道依旧会潜藏在岛国表面的社会稳定之下,继续发展和渗透自己的力量,直到开启第二次的斗争,然后重复轮回。”

    “所以要么就彻底从咒禁道中脱离,要么就好好呆在咒禁道里安心执行任务,否则断然是没有好下场的。”毒岛冴子肃容道。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秦和清沉默,好半天后才看着毒岛冴子的眼睛再次说道。

    “如果你坚持的话。”毒岛冴子也仔细的迎视着他的目光注视了半晌,展颜一笑,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道。

    “我想试试。”秦和清答道。

    “我会配合你。”

    “谢谢。”

    “不用客气。要知道我可是你的俘虏,能够存活下去就已经是侥天之幸了,现在看样子还能重获自由,要是不付出些什么的话,我可不会安心。”毒岛冴子用玩笑的口吻回应道。

    “对了,关于你们脑中的禁止,你知道是什么情况吗”秦和清深深的注视了会她,有些受不了毒岛冴子的目光,转开视线转移话题道。

    “你是说头脑封印术”

    “叫这个名字吗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之前尝试读取村上正树的脑内信息时,他的大脑爆炸了,所以我想了解一下这里的原因。”

    “那就没错了,是头脑封印术,据说是由咒禁道的研发部门结合西方的某个法术原理改造出来的特殊封印术,可以有效的屏蔽第三方人员对我们的大脑进行信息读取,并在触及某种警报时,直接烧掉我们的脑子以保证信息的安全性。”毒岛冴子解释道。

    “只能屏蔽读取吗”秦和清确认道。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只能说,日上山一带的市子巫女们觉醒的看取之力有着特殊的功效,或者说它读取信息的方式并非是经过大脑,因此可以绕过头脑封印术的保护,直接从人的内心深处读取到市子想要知道的信息,要不然实在解释不了村上正树大脑没被烧毁的原因。

    “是的,只能屏蔽读取,至于向我这样的直接吐露的话,只会在我想要述说核心机密信息时,以类似神经疼痛的方式来打断我的话语,进行加密保护,并且强度会随着吐露重要信息的多少而进行提升,直到人员脑死亡为止。”

    “就像这样咒禁道挑动岩手四县妖怪的目的是,想要呃”说到一半,毒岛冴子的眉头就猛的皱了起来,脸色苍白,神色痛苦的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秦和清见状连忙阻止道,并招呼鲇川帮毒岛冴子进行治疗。

    “好了,我先送你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我们等明天,或在电话中联系。”

    天津https:.tetb.

章节目录

重生日本当神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吾为妖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吾为妖孽并收藏重生日本当神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