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撒哥等人面如紫肝,甚为尴尬。自己等人的意图被人一言道破,本还以为做的隐秘,现在看来似乎也不过如此。连完颜阿古大这个外人都能看出来,更遑论临潢府中的人了。

    “完颜阿古大,你知道的太多了。人有时候知道的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况且,我们兄弟之事,跟你有什么关系?要你来多嘴。原本我们还打算放你离开,但现在你休想活着走了。”秃骨撒冷声狞笑,伸手搭上腰间刀柄。

    完颜阿古大似乎根本不在乎,只微笑看着秃骨撒道:“我若怕死,还会来此么?你也忒小瞧了我了。我完颜阿古大活了三十九岁,什么凶险没有经历过?小时候差点被狼给叼走了。打猎时差点摔在悬崖下摔死,十八岁那年害了一场重病,瘦的皮包骨头,就差一口气便死了。到后来,我只有数百部落兄弟跟耶律宗元作战,数历生死。更不要说兴中府下差点被耶律宗元掘坝的洪水冲走淹死,在辽阳府下,面对你们五十万大军的攻城。经历了这么多之后,你以为我完颜阿古大还怕死么?若不是我对几位部落酋长有惺惺相惜之意,你以为我会来找你们谈合作之事?你想杀了我便动手,老子皱一下眉头便是野狗养的。但你放心,我一旦死在这里,明年南边进攻你们的时候,我女真人也必然落井下石。你们或许能跑到草原大漠上去,韩章不会放过你们,我们女真人更不会放过你们。我女真人将会是你们的噩梦,会死死的缠住你们。你掂量掂量,你们能应付我女真人和韩章韩德遂他们两支兵马么?我女真族一只兵马便够你们喝一壶的了。”

    秃骨撒怒骂道:“还敢威胁老子,老子宰了你又如何?”

    猛撒哥却出声喝止道:“秃骨撒兄弟,何必如此?两军交战还不斩来使,完颜大首领来此便是客人,咱们犯不着这么待客,到教人真的以为我们不知礼数了。”

    忽鲁八也拉住秃骨撒的手臂,低声道:“兄弟,何必动怒?要杀他也不急于一时,暂且押下,听他说些什么便是。”

    秃骨撒哼了一声,这才将手从刀柄上挪来,但却还是一副穷凶极恶的样子。然而,他的气势却是泄了。因为包括他自己在内以及猛撒哥忽鲁八两人也都对完颜阿古大描述的情形甚为惊心。南边朝廷的兵马已经够他们难缠的了,倘若再因此惹上了女真人,那可真是雪上加霜。女真人和南边兵马倘若联手进攻部落,那可绝对是抵挡不住的。

    猛撒哥倒是显得沉着的很,他端起酒碗对完颜阿古大道:“完颜大首领,秃骨撒兄弟脾气火爆,希望你不会计较他。咱们干一碗酒,当我猛撒哥尽地主之谊,欢迎完颜大首领的到来。”

    “好说。”完颜阿古大捧起酒碗一饮而尽。

    放下酒碗后,猛撒哥呵呵笑道:“完颜大首领提出要跟我们合作,但不知是怎生个合作法?”

    完颜阿古大点头道:“这才像个话。这才是咱们该谈的话题,而非是恐吓我完颜阿古大,要挟于我。我是能被人要挟之人么?笑话。”

    猛撒哥呵呵笑道:“愿听完颜大首领详述所谓的合作事宜。”

    完颜阿古大道:“很简单,你我联手,我们联盟。集你们部落兵马之力,和我女真兵马之力,灭了韩章韩德遂他们。”

    猛撒哥侧耳倾听,半晌再没听到完颜阿古大继续说下去,于是皱眉道:“就这些?就这么简单?”

    “是啊,就这么简单。还能有什么?你有十万部落骑兵,我女真大军也有近十万。我们二十万大军足够了,扫平南边兵马易如反掌。”完颜阿古大沉声道。

    忽鲁八皱眉道:“你我联盟,自然有一战之力,不过……你说的太简单了。不光是联盟出兵作战这么简单吧。就算我们成功了,你想得到什么?咱们得说清楚。你都没有告诉我们你为何要这么做,我们怎么敢信你之言?”

    完颜阿古大呵呵笑道:“原来你们是说事成之后的事情。很简单,我要中京道,析津府和大同府归你们。我女真五京得二,你们得三,这算是公平交易吧?”

    猛撒哥等人没想到完颜阿古大如此直截了当,这个条件其实还挺不错的,倘若完颜阿古大只要中京道的话,其实还可以接受。对于完颜阿古大而言,他自然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地盘,可以将女真人带出山林,拥有存身之地。对于猛撒哥等人而言,则可以不必再缩回部落之中。收复西京和南京之地后,大辽的地盘也不小,他们则可以享受作为大辽权臣所带来的一切好处了。而这正是他们一开始便想要的。

    不过,完颜阿古大的条件太过直接,反倒让猛撒哥等人心生疑窦起来。谁不知道完颜阿古大狠如虎狼一般,怎么肯这么做?这里边怕是有文章。

    “我们要如何信你?焉知你不过是说说而已,焉知你到时候不会翻脸?”猛撒哥咂嘴道。

    “你们必须信我,就凭我敢亲自犯险前来,这便是诚意。你们其实别无选择,你们不信我,再过几个月你们便不得不回到你们的部落之中,临潢府将被南方大军攻陷。韩章韩德遂他们是何许人也?轮打仗,你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就算我女真人不插手,你们也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你们逃回部落后也难幸免。秃骨撒酋长,你莫要瞪眼不服气,你我都清楚,大周现在的物资补偿已经完全被南边所截留

    攫取。以大周朝廷那尿性,他们胆小如鼠,怕是难以经受南边的威压。南边要打仗的话,怕是所有的物资粮草都会让大周供给。南边一旦不担心物资粮草,怕是要死命的攻击你们的部落。韩章恨你们入骨,你们可是杀了他的伯父的。韩德遂对你们从来就不假辞色,南边耶律平山登基之时,韩德遂可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发了毒誓要替耶律宗元报仇的。而且据说在辽东府外那天晚上你们发动的内讧之中,韩德遂的两个儿子死在乱军之中了。韩章和韩德遂不得把你们挫骨扬灰么?你们好好想想,还有什么退路?你们只能信我。我来是救你们的,我是你们的大救星呢。”

    完颜阿古大侃侃而言,但却字字在理。所有的内幕消息他都知晓,来之前做足功课。这些话更是直击软肋。

    猛撒哥等几人齐齐沉默,他们知道完颜阿古大说的都是实情,并无虚言。他说的那些事,正是几人平台常常议论之事。他们虽然做好了放弃逃走的准备,但他们其实也没有把握真的能阻挡对方的进攻。在大漠草原上,他们除了地形熟悉之外,其实并无多少优势可以利用。

    “几位酋长,如果你们觉得最后的战果分配你们不满意的话,咱们还可以将赌注弄得更大些。战胜南边之后,我甚至可以不要你们辽国的一寸土地,包括我现在占据的辽阳府之地,也不要中京道之地。这些我都可以送还给你们。免得你们当中有人以为我完颜阿古大是趁浑水摸鱼。占了你们辽国的便宜。”完颜阿古大沉声道。

    猛撒哥等人几乎都要答应完颜阿古大的计划了,突然间完颜阿古大却冒出了这样的话来,居然一寸大辽的土地都不要,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几人都惊呆了。

    “你什么都不要?连辽东都不要?那你要什么?难不成你要当我大辽皇帝?”猛撒哥愕然道。

    “怎么可能?你这话说的我们半点不信,你肯什么都不要?带着女真人回山林之中打猎么?当我们三岁孩儿哄么?简直可笑。”秃骨撒也冷笑道。

    “我对你们辽国皇帝没兴趣,我当然也不能回长白山的山林里打猎去。我只要你们事成之后帮我做一件事。我便可以将辽国的土地全部交还给你们。”完颜阿古大呵呵笑道。

    “做什么事?”猛撒哥等三人齐声问道。

    “借我十万兵马,我对南边的大周兴趣更大,我觉得中原之地才是我们女真人真正立足的地方。我只要你借我兵马,我去灭了大周。只要我在大周有了立足之地,你们所有的土地我都还给你们。你们看如何?”完颜阿古大沉声说道。

    猛撒哥等人张口结舌,惊的目瞪口呆。

章节目录

大周王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大苹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苹果并收藏大周王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