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门再次响起时,是丁恪从外面进来,他换了拖鞋往里走,紧张到车钥匙都没放,目光强装镇定的往客厅沙发上打量,但见陈秀玲居中而坐,杜晓丹跟陆遇迟一左一右,桌上又是水果又是甜点,像极了下午茶聚会。

    三人目光统一的落在丁恪身上,丁恪不着痕迹的多看了眼陆遇迟,而后道:“妈,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陈秀玲笑着道:“想你了,过来看看你。”

    随着丁恪走近,杜晓丹起身,陈秀玲道:“还认得出来吗?”

    丁恪心虚,不敢当着陆遇迟的面仔细打量别的女人,象征性的扫了一眼,“记不起来了。”

    陈秀玲说:“你小时候,胡同口第一家开小卖铺的杜奶奶,每次你买糖她都会多给你几块。”

    “记得,前年你说杜奶奶过八十大寿,你还去参加了。”

    “这是杜奶奶的孙女。”

    丁恪特别尴尬,又不得不客气的陪笑,女人主动道:“我叫杜晓丹,不好意思突然登门打扰。”

    “没事儿,都是老邻居了,小时候我也常去你们家玩儿。”

    陈秀玲说:“丹丹比你小四岁,你上小学时她还在上幼儿园,你初中就去市里读书,平时也见不到面,其实我们当了十几二十年的老街坊,丹丹不爱吃自己家的饭,隔三差五就跑到咱们家里来,你不在,不知道。”

    丁恪但笑不语,杜晓丹轻声道:“我爸妈都说我该给您交饭钱。”

    陈秀玲满眼慈爱,“我巴不得你总来家里吃饭,以后天天吃都行。”

    陆遇迟起身,淡笑着道:“阿姨,丁总回来,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聊,我先走了。”

    陈秀玲不明所以,点头,客气道:“有空来家里玩。”

    丁恪跟陆遇迟一道出门,陆遇迟低头穿鞋,穿完往外走,丁恪穿着拖鞋跟出去,站在电梯口,陆遇迟侧头道:“出来干嘛?”

    丁恪看着陆遇迟那张神色如常的脸,出声说:“我妈到家门口才告诉我她来了,还说带了个老家的人,我之前不知道。”

    陆遇迟面不改色,“快进去吧,我回去了。”

    电梯门打开,陆遇迟往里走,丁恪跟着跨进来,陆遇迟见状,眼带疑惑的看着他,丁恪不卑不亢的说道:“我妈怎么做不代表我怎么想,你不用往心里去。”

    陆遇迟说:“刚聊了一会儿,她人挺好的,没架子也不装。”

    丁恪说:“她好坏跟我没关系,又不是来我这儿应聘。”

    陆遇迟勾起唇角,但笑不语,丁恪看着他,低声道:“笑什么?”

    陆遇迟说:“可能我又自作多情了,我怎么觉得你现在慌的一逼呢?”

    丁恪不动声色的回道:“我最讨厌脚踩两条船的人,你不用试探我。”

    电梯门打开,陆遇迟跨出去,丁恪紧随其后,陆遇迟说:“赶紧上去吧,还跟着干嘛,想送我回家?”

    丁恪说:“到家给我打电话。”

    “嗯,我走了,拜拜。”

    陆遇迟出门坐进车中,手机响,丁恪发来的微信:晚点儿找你。

    丁恪在楼上,手里拿着手机,等了半天没听到响动,划开屏锁看了一眼,陆遇迟没回,陈秀玲坐在对面兀自叨念:“丹丹爸爸妈妈都是初中老师,一个教数学一个教语文,丹丹去年毕业开始就在市幼儿园里教小孩子画画,我看过她给小孩子上课的视频,教的可好了。”

    杜晓丹双手交叠放在腿上,微微低下头,淡笑着道:“您别夸我,丁恪哥在先行工作,什么样厉害的老师没见过,我这点小能耐,在他面前都是班门弄斧。”

    丁恪抬起头,微笑着说:“老师优不优秀跟教多大的孩子无关,越小的孩子越难教。”

    陈秀玲道:“我就说丹丹以后要是有了孩子,一定会教的很好,她温柔又有耐心,脾气特别温和。”

    丁恪像是兄长一样,关心的问道:“交男朋友了吗?”

    杜晓丹摇摇头,视线微垂,“还没有。”

    丁恪说:“我们公司不少跟你年纪差不多大的男老师,你喜欢什么样的,我帮你物色物色。”

    闻言,不待杜晓丹做出反应,陈秀玲先变了脸,忙把话接过去,“丹丹不想找太年轻的,她喜欢成熟稳重一点,三十岁左右,跟她一样都是做教育工作,大家平时有话聊,最好都是茳川人,这样吃饭口味也一样,丹丹心思单纯,跟小时候一样,我特别喜欢她,不知根知底的人我不能给她介绍。”

    这话,就差直白的告诉丁恪,你,说的就是你。

    杜晓丹低着头,明显不好意思,丁恪问:“还没吃饭吧?”

    陈秀玲道:“来的时候吃了一点,飞机上的东西是真难吃,丹丹也没吃几口。”

    丁恪说:“走吧,先去吃饭。”

    三人下楼,来到车旁,陈秀玲稍微推了下杜晓丹,“去前面坐。”

    杜晓丹也是两头为难,但明显中意丁恪,没有直接拒绝,丁恪佯装没看到,径自来到正驾一边,没帮她开车门,杜晓丹自己坐进副驾,车子开到饭店,杜晓丹家里来电话,她出去接,包间中只剩丁恪跟陈秀玲两人。

    陈秀玲压低声音问:“不喜欢?”

    丁恪略微绷着脸说:“妈,你下次再带人过来,提前跟我打声招呼。”

    陈秀玲道:“早前你说带女朋友回家,我以为你今年就能办婚礼,还叫你爸问了附近最好的几家酒店,结果你这边说分就分,你快二十九了,不年轻了,跟你一样大的,二胎都上幼儿园了。”

    丁恪面色淡淡,“二十九让你说的跟九十二一样,你说的是咱们那儿,大城市读完博出来都不止这岁数。”

    陈秀玲道:“你要读博我就不催你了,以前你说拼事业,先立业再成家,现在你事业也不差,该想想成家的事了吧?”

    “在想。”

    “光想,实际行动呢?我跟你说,丹丹是个好姑娘,家里不是大富大贵,就她这一个女儿,没有任何负担,而且你挣得多,需要一个踏实本分的姑娘帮你守着家,丹丹性格好,模样也好,你哪没看上?”

    “哪儿都没看上。”丁恪平静的说。

    陈秀玲蹙眉,不等她发脾气,丁恪兀自说:“我有喜欢的人,你这么突然把别人往我家里带,他会不舒服。”

章节目录

占有姜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我小说只为原作者鱼不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不语并收藏占有姜西最新章节